法国人不是日耳曼人?和高卢人啥关系?高卢人又是什么人?

在西欧的各个族群里,法国人的族属是相对比较复杂的,也是各种说法最多的。因为法国的国名来源于曾经统治法国的日耳曼人政权法兰克王国,所以可能很多朋友会认为法国人也是日耳曼人的一支,但其实无论是法国人近代的民族认同,还是近代一些基因研究都显示,法国人主要是从公元前5世纪前后就生活在今天法国所在区域的高卢人的后裔。而法语则是和南欧的意西葡等语言同属拉丁语族(罗曼语族)。那么高卢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们和法国人能否画上等号?法国人又为什么在现代说拉丁语族的语言呢?

即使是许多认为法国人属于凯尔特人的朋友,恐怕也都知道高卢人曾经生活在法国所在地区,而且跟法国人之间有一定关系,至少很多朋友肯定听说过“高卢雄鸡”这个说法。但高卢人究竟是什么人,可能很多朋友的认识就比较模糊了。

其实高卢人的族属始终是比较明确的,他们是曾经在欧洲分布很广的凯尔特人的一支。更确切点说是大陆凯尔特人的主要族群。对于凯尔特人的起源地,目前学术界争议很大,但无论他们是哪里起源的,在公元前5世纪前后,凯尔特人就已经广泛分布在了欧洲大陆上的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北部等地区,以及欧洲大陆以外的英伦三岛地区。

而在这个时期,位于今天瑞士、法国、比利时和德国等地的拉坦诺文化受到了希腊文明和意大利境内的伊特鲁里亚文明的相当影响,使当时生活在这一区域内的凯尔特人逐渐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族群,也就是高卢人。根据当时的一些记载显示,高卢人是几乎是一个完全金发碧眼的族群。而“高卢雄鸡”的说法也在此时就出现了,因为“高卢人”这个词在罗马官方语言里和公鸡一词发音基本一样。

在罗马共和国兴起之后,高卢人也很快就和罗马发生了冲突。公元前390年,一支高卢人军队就曾在其首领布伦努斯的率领下入侵罗马领地,并曾一度攻占了罗马城。但因为罗马人的激烈抵抗,高卢军队很快被逐出罗马城,布伦努斯也在战斗中身受重伤,不久后死去。但此后,高卢人也是意大利北部的波河河谷定居了下来。

而在公元前3世纪,高卢人还曾发动东征,入侵了巴尔干地区。当时巴尔干地区处于一些希腊城邦的控制之下,最终希腊人击败了高卢人,几乎全歼了其入侵的军队。而在同一时期,许多高卢人还加入了位于北非,曾与罗马长期激烈对抗的迦太基军队之中。在公元前241年,迦太基的一支雇佣军曾发动叛乱,导致迦太基在与罗马的战争中连遭败仗,丢失了原来受其控制的科西嘉岛和撒丁岛。而当时领导那些雇佣军发动叛乱的一个重要首领奥塔里图斯就是一个高卢人。在迦太基大将汉尼拔入侵罗马期间,其军队中也有大量高卢士兵,所以可以说高卢人从很早开始就成为了罗马的主要敌人之一。

而通过与罗马人的不断接触,高卢人也开始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罗马文明的同化。在公元前2世纪前后,一些高卢人的部落也效仿罗马的制度,转变成了城邦式的共和国,比如有一个名为埃杜维人的高卢部落就成功地实现了这样的转型,并与罗马建立起了盟友关系,并通过这种手段实现了一定的繁荣,积累了相当的财富。但这些部落这样的转型却也在无形中使自己的部落更加依赖城市生活,反而使其对于罗马来说更容易打败了。

而另外一些高卢部落则仍然保持之前迁徙劫掠的生活方式,仍然非常骁勇善战,但这也在另外一个方面使其对罗马仍然形成了不小的军事威胁。而当时罗马对于领土和人口都有很大胃口,高卢人的这两种状态恰恰又都能引起罗马的兴趣。

另外,当时罗马共和国内部的政治体制也处在动荡的边缘。当时罗马共和国的基本制度元老院制度仍在维持,但像凯撒、庞培和克拉苏等新兴军阀的实力也变得越来越强。在公元前60年,这三人为了对抗元老院结成了三方联盟(三头同盟)。但军阀结盟从来都只是实力相当情况下的权宜之计,每个军阀的最终目的都还是在时机合适的时候独揽权力。而要独揽权力,就必须拥有压倒竞争对手的实力。这时既拥有财富,又拥有强悍武士的高卢人就成为了凯撒非常中意的扩张目标,所以很快凯撒就开始着手准备征服高卢。

而在公元前58年,凯撒还得到了征服高卢一个绝佳的借口。当时一个名为赫尔维蒂的凯尔特部落按照其传统,开始从其之前居住的瑞士和德国西南部向大西洋东岸迁徙。而高卢人当时的迁徙也基本上等同武装远征行动。他们总会在沿线不停地攻打城镇和乡村,抢劫各种财富和给养。在此过程中,前文提到的另外一支凯尔特人、罗马的盟友埃杜维人也受到了他们的攻击。

而凯撒很快就以此为由,派遣军队对赫尔维蒂人展开的拦截。凯撒的大军很快在今天法国东部的阿拉尔河击败了赫尔维蒂人。在此期间,凯撒还以埃杜维人为其后勤保障不利为由,将埃杜维人也纳入了自己的控制之下。在此之后,凯撒继续进军,很快又击败了盘踞在今天德国周边地区的日耳曼部落苏维汇人。

而凯撒的军事胜利很快在高卢诸部落中间引发了强烈震撼,也使凯尔特人很快分裂,有些部落开始联合准备抵抗罗马军团,另外一些则主动投降,自愿与凯撒的军团结了盟。第二年,凯撒借与罗马敌对的高卢贝尔盖人攻击亲罗马部落之机,开始剩余的凯尔特人部落发动了持续攻击。

这样又经过了大约6年的血腥战争,到公元前51年,凯撒基本将整个高卢地区征服。根据一些现代学者的研究,在整个高卢战争期间,总共大约有100万高卢人被杀,另外100万则成为了罗马人的奴隶。在此之后,罗马人开始大量涌入高卢地区,在当地建立了大量殖民地(Coloniae,后来欧洲语言中的殖民地一词即来源于此),高卢人也和罗马人很快发生了融合,形成了一个全新的高卢-罗曼文化群体,同时这两个族群也很快发生了相当程度的混血。

而在此期间,高卢地区的语言也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在罗马入侵之前,高卢人所说的语言都是凯尔特语在当地不同地区的方言。但罗马人到达之后,因为其处于统治地位,加之文化上的优势,罗马国语拉丁语很快就取代了凯尔特诸方言,成为了高卢地区的通行语言。到公元6世纪前后,高卢地区的凯尔特语言就完全消亡了,而拉丁语的口语形式通俗拉丁语在高卢地区的方言则成为了当地人的主要语言。

这样,可以说在公元3世纪前后,高卢人就已经基本被罗马人同化,当地与罗马核心区域的差异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转化成了罗马帝国内不同区域的地域差别。在公元3世纪,罗马帝国曾经发生了一系列内乱,并出现了军阀割据的局面。而在此期间,一些当地的罗马贵族和军阀曾经一度脱离罗马中央政府,建立了一个名为高卢帝国的政权。不过这个政权虽然和当时高卢地区居民仍然保留的一些族群特色有关,但主要还是罗马人之间的一次内斗,所以这个帝国只存在了15年,就在公元274年被罗马灭亡了。

而罗马帝国在经过公元3世纪的内乱之后,国力显著削弱。在此期间,一些原本生活在今天荷兰和德国地区的日耳曼蛮族部落涌入罗马帝国,并很快跨越了莱茵河,在高卢地区定居。这次移民浪潮一直持续了将近500年之久,而在这些人中,就包括一个名为法兰克人的日耳曼部落。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也在日耳曼人和匈人以及阿兰人等欧亚“蛮族”的冲击下最终灭亡。

而在公元6世纪,法兰克人在其首领克洛维一世的率领下,巩固了其在今天法国地区的统治,建立了墨洛温王朝。而法兰克人在法国地区的统治维持了大约360多年,而在此期间法国所在区域逐渐就不再被称为高卢,而是被称为了“法兰西”,差不多就是“法兰克人领地”的意思。也就是说法国的名字是来自日耳曼人。

而在这个时间,移居到此地的法兰克人也和当时已经融合成一体的高卢-罗曼人再次发生了混血,同时其语言也对当地流行的通俗拉丁语产生了一定影响,使法国地区流行的通俗拉丁语成为了一种非常有特点的拉丁语方言。但尽管如此,法兰克人对法国地区无论在族群血统上还是在语言上都只起到了一些量变的作用,而没有形成质变。所以在经过了法兰克人的统治之后,当地人的血统却仍然主要是传承自高卢-罗曼人,而其语言则仍然是通俗拉丁语的一种方言。

公元9到10世纪,后来法国首都巴黎的伯爵家族卡佩家族崛起,在公元987年建立了卡佩王朝。在刚建立之时,这个王朝的君主曾经仍然自称法兰克人的国王。但从公元1180年开始,这个王朝的君主腓力二世放弃了“法兰克人的国王”这个头衔,改称“法兰西国王”。虽然“法兰西”这个词是源自“法兰克”,但此时已经成为了法国地区以及当地人的专有称呼,和法兰克已经拥有了不同的含义。可以说至此,法兰西民族也已经初步成形。

在此之后,虽然又经过了数百年的波澜,比如英法百年战争以及法国宗教战争,一些阿拉伯人、西班牙人、北非人和意大利人也曾在不同时期融入法兰西民族之中(比如拿破仑就是出身于一个意大利家族,来自之前属于意大利热那亚的科西嘉岛),但法兰西的主体族群和族群认同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到公元19世纪初,自认高卢后裔已经成为法国人核心的民族认同标志,而当地流行的通俗拉丁语也演化成为了现代法语,法国人这个民族基本上定型。

而现代的一些基因研究也显示,法国人的父系基因中,属于R1b单倍群的比例大约在50%到80%左右,而R1b正是凯尔特人中比较普遍的父系基因。法国人的母系基因和凯尔特人也存在一定传承关系,有相当比例的H单倍群人群,等于也从现代科学角度佐证了法国人主要是拉丁化的凯尔特人后裔的事实。(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告知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