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兄太可怕了怎么办(重生)》纪开怀 ^第22章^ 最新更新:2019-06-10 15:02:21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

阳湖公主劝道:“我看忠勇候的妹子就挺不错的,又懂事,又知礼;宋侍郎家的姑娘也不错,别的不说,容貌是一等一的;还有祝首辅家的嫡……要不你再仔细看看?”

阳湖公主气道:“休提那个废物。你以为我想管你的事?还不是母后关照的。你有本事去和母后说去。”

卫昀登基至今,后宫立了一后二妃,却连一个皇嗣都没有,太后和朝臣早就心急如焚。为了这事,不知和他念叨过多少次。

初妍避在一旁,不一会儿,便见阳湖公主在侍女内侍的簇拥下走了出来,经过她时,扫了一眼,没有太留意,匆匆下了高台。

初妍目送她的背影越来越远。想起一年后,这位公主就会寡居,之后变本加厉,蓄起了男宠,还将主意打到了宋炽身上……

回想起宋炽那样谪仙般清冷的人也曾被阳湖公主逼得狼狈不堪,她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当然,得罪了宋炽,阳湖公主的下场也不怎么好就是。

初妍赶紧进去,看到卫昀满脸不悦,八叉着腿,大喇喇地半躺在贵妃榻上。一个容貌标致的侍女坐在他脚边,纤纤玉指拈起水晶盘中洗净的樱桃,一颗颗送到他唇边;另有两个侍女一个捧着小金盂接核,一个拿着帕子随时帮他拭去唇边的樱桃汁。

本该是香艳旖旎的景象,也不知卫昀怎么做到的,三个侍女都是脸色发白,战战兢兢的模样。

见她乖乖进来,卫昀眼中戾气稍散,指着帮他拭唇的侍女道:“你带她去换衣服。”

初妍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还是懵的。她以为卫昀会赏她什么好看的衣服,结果居然是一身小内侍的衣服?

更绝的是,卫昀自己换了身侍卫的衣服,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点头道:“不错。”

卫昀却是真的很满意的模样,拍了拍手,站了起来。侍立在一旁的侍女忙上前,跪着帮他整理衣襟、重系腰带。

卫昀踢了他一脚:“跪什么跪?在前面领路,去牡丹苑。”走了几步,见初妍没跟上来,回头一脸嫌弃地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跟上。”

然而想到刚刚阳湖公主的名单中有红蓼的名字,她也就没意见了。她正想找红蓼呢,操作好了,也许能借卫昀的势问到她想知道的事。

牡丹苑在百芳园的东北角,汉白玉栏杆围出一座座花圃,各色牡丹正当花期,花团锦簇,好看煞人。园中有一白玉凉亭,通体洁白,连里面的桌、凳都是整块的白玉所雕,价值连城。

卫昀长腿架在栏杆上,背倚着亭柱,百无聊赖地扯着纱幔。扯得听说他来了,匆匆赶过来的阳湖公主眉心直跳:“我这烟云纱价值千金,每种颜色都只有几匹,扯坏了连补都没处补。”她得了关照,知道卫昀要隐瞒身份,这会儿并不敢称呼他为陛下。

阳湖公主知道他的德性,不再问他,径直吩咐侍女:“先请定安县主过来吧。”诸女之中,定安县主祝燕秋家世最好,身份最高,理当优先请她。

侍女刚要去,“等一等,”卫昀叫住她,看了初妍一眼,忽然改了主意,“有个穿得像烫金红包似的,是谁家的女儿?”

阳湖公主啼笑皆非:“你这话说的,人家是女孩子,要长成忠勇候那样怎么行?”

卫昀想象了下女版忠勇候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笑了起来:“先叫她吧。”

阳湖公主不疑有他,吩咐侍女照办。倒是初妍看到了卫昀眼中那抹异色,知道卫昀这是又要搞事了。

这个家伙,即位这些年,国事全丢给了内阁和掌事太监,倒是对胡闹和折腾人孜孜不倦。

花房中培植的皆是珍品牡丹,姚黄、魏紫、二乔、酒醉杨妃……甚至还有两盆青龙卧墨池。饶是初妍满腹心事,也不由眼睛一亮,没想到阳湖公主府牡丹花房中的珍品竟比宫中还多。

卫昀却压根儿注意不到什么珍品不珍品,随手就拔下了一株豆绿,揉搓着花瓣,不经意般开口道:“你觉得烟云纱好不好看?”

他怎么念念不忘衣裳这个话题?初妍哭笑不得:“多谢……您了,婢子用不上这么好的料子。”

卫昀注意到她称呼前的迟疑,目光阴森下来:“你是不是猜出我是谁了?”所以才会停顿一下。

得,又发病了!初妍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镇定自若:“婢子胡乱猜的,看公主待您的态度,想来您的身份不在公主之下,应该是个王爷吧。”

卫昀忽然发现,小婢女面目平平,却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眼尾上挑,瞳仁大而黑,清澈如一泓秋水,略一顾盼,便觉水光潋滟,勾人心魂。

被这样一双清澈妩媚的眼睛望着,他心头的戾气莫名就消散了,又哼了声,问道:“我是王爷,你怕不怕?”

初妍道:“婢子天生迟钝,心里害怕,面上来不及表现;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怕过了。”

天生迟钝?这是什么奇怪的理由?卫昀在脑子里来回过了几遍,越想越觉得有趣。他冲动忽起,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初妍心里一紧,面上不敢露出,笑道:“您问婢子的名字做什么?今日之后,我与您可没机会再见了,我说了您也未必记得。”

卫昀脸色沉了下来,原本就是随口一问,要和她计较这个又显得丢分,倒显得他很想知道似的。闷了半晌,他赌气开口:“说得也是。”不告诉就不告诉,当他稀罕不成?

张顺端着一个茶盘进来,发现气氛不对,战战兢兢地道:“按您的吩咐准备的。”

初妍隐约瞥见茶盅中红彤彤的一片,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卫昀又盖上了盖子,将茶盘塞给她道:“这件事交给你了。”

卫昀斜睨她:“你不是看那谁不顺眼吗?待会儿看见她进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这杯樱桃汁泼到她身上去。”

卫昀见她呆呆的模样,嫌弃道:“怎么这么笨?”劈手夺过她手中的茶盘,“我给你示范一回。”径自向外走去。

初妍无可奈何,又觉得好笑,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没走几步,看到一身大红,头上金光灿灿的红蓼带着丫鬟走了过来。

PS:本文下一章就要入V啦,明天三更,前四天会有红包掉落,还请大家多多支持,鞠躬感谢!

她要虐待男主,玩弄他的感情,摧毁他的前途,谋害他的性命……在一次一次的作死中成就男主的无上霸业,最后被男主推落万丈悬崖,死无葬身之地。

其后,天地遽变,皇叔魏王篡位,太子失势,她这个准太子妃也成了落毛的凤凰,人人可欺。

那人龙章凤姿,天生威严,她却分明记得,在梦中他抱着她,轻怜蜜爱,缱绻难舍。